Ammanier

【长兄】一条搓澡巾的阴谋(Karaoso一发完)

*放飞自我的浴室暴力血腥play(大雾)好吧是清水的
*不会取标题
*纯情的二哥突然霸道一回
*满嘴骚话的大哥突然纯情一回
*没文笔,没逻辑,看个热闹就行






  松野家的大哥和二哥在一起了,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消息,让人瞠目结舌,据一位名叫托蒂(化名)的热心网友表示,这两人曾一度亲热到浴室都发出阵阵声响。

  就在前一天的晚上,临近饭点时挨家挨户传来的饭菜味传遍了每一个路过这片地方的人。

  小松和空松身穿着宽大的浴衣,手里抱着一个大面盆,而空松正歪过头看向小松的面盆,似乎在清点什么东西。

  “靠谱吗这个,确定还能用?”空松压低嗓音,皱着眉说道。

  “当然,这可是你哥哥我好不容易搞来的,要不是正巧碰见你,我就准备一个人用了。”

  空松闻言有些无奈的收了收抱着面盆的手,细风一丝丝地钻进浴衣的领子里,让他不禁有些微微发抖。

  “走快点吧小松,可别感冒了。”蓝色浴衣上印着的大头贴正笑的灿烂,着实与他现在的表情产生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也是天空不作美,两人似乎都感受到了头顶上传来的一滴冰冷的凉意。

  好了,这下完了,不禁小松怀里那好说好歹用尽甜言蜜语买来的叉烧包要遭殃,他们俩刚洗好的头发也得遭殃。

  空松难得没有吐出他那让人肋骨痛的经典语句,他把自己那个只装着一件衣服的面盆扣在了小松头上,手里改抱着自己的衣服。

  这可不,好不容易一路小跑回家,除了那被小松紧紧护着的叉烧包没啥太大事以外,两人都一身湿,特别是什么护体都没有的二哥,更是一步一个水脚印。

  空松拨了拨自己被濡湿而紧贴在额上的刘海,“我回来啦。”

  而受到弟弟们的无视后只能悻悻地进了浴室。

  没怎么用过家里的浴室,连洗头膏都找了许久才在一个看上去像是一堵墙的橱壁里找到。

  刚脱下衣服,门突然被拉开,空松一看差点吓得手上的洗发膏掉在了地上。

  他的大哥,正一脸正直地哼着曲儿,一只手拿着白色的毛巾挡着自己的下面,另一只手推开了门。

  最要命的是,小松看到空松后还是一脸无辜地走了进来,然后大大咧咧地把护着下体的毛巾随手一扔,便准备走到浴缸里。

  空松坐在浴缸里,明明是泡在微烫的洗澡水里,他却觉得自己浑身都凉透了。

  “小松你等一下再洗不行么。”空松咽了咽口水,低着头说道,“我……”

  “全身湿成这样,再让我等着真是难受死了,反正都是兄弟又不是没一起洗过,害羞啥呀。”小松笑着踢开了拖鞋,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待在热水里。

  空松似乎一下子噤了声。

  那也是六个人一起洗啊!哪像现在只有我两!

  不知道是不是热水的雾气,空松的脸在朦胧中带着一丝不明的潮红。

  浴缸再怎么大,两个大男人在里面总是有些拥挤的,空松觉得紧挨着自己大腿的热度似乎不像是水这般没有实体感的东西,偏过头一看,才发现是一条同样白花花的大腿,只不过这条大腿的主人正是他心心念念地大哥而已。

  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空松抿着嘴,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把视线移到了别处。

  小松把头靠在浴缸后顶着的墙壁上,闭上眼睛泡了没一会,便突然睁开,看向了花洒旁边架子上的搓澡巾。

  “哎呦难怪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搓背搓背~果然泡澡还是少不了搓背。”

  小松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毫无遮掩的下身暴露在坐在对面的空松的眼前,空松觉得自己鼻腔一热,好久没有缓过神来。

  “小……松……你干什么!”

  这世界的所有误会来的都是那么奇妙,奇妙到让空松有些见怪不怪,奇妙到让小松怀疑自己是不是遭到了上次那件事的报应。

  对的,小松先生脚一滑倒在了空松先生的身上,两人的嘴唇相聚分毫,气温似乎在这一瞬间剧升,空气中的暧昧因子也在滋滋作响地散发出让人沉迷的味道。

  小松瞪大了眼睛,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开了,带了点意外地熟悉。

  “…你没事吧空松,怎么流鼻血了,撞到了的话抱歉哈。”他赶紧偏过头不去看空松的脸和那炽热的眼神,想要站起身去拿毛巾。

  突然,一只手拉住了小松,强硬地回拉,小松便再次回到了刚刚那个让人耳鸣目眩地位置。

  那原本分差毫米的嘴唇突然接触在了一起,黏腻的汗水交织着,从两人额上落下,小松瞳孔微缩,眸中倒影出空松那顶着半边血的脸。

  鼻尖相抵,小松感受到了空松那有些紊乱的呼吸,灼热地扑打在自己的脸颊上,他似乎还闻到了一丝血味。

  他把手压在空松的肩上,暗暗用力,带着一丝警告。

  最后两个人分开时,小松的脸上也被摩到了几道血印子。

  他低喘这气,“什么意思?思春?”

  空松似乎有些迷茫,眼神并不是很清明,过了足足十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露出了一副慌张的表情。

  “我……我没忍住……不是我的意思是……”

  小松用手背把脸上的血印擦掉了,他咽了咽口水,刚想站出去就听见空松说。

  “小松我喜欢你。”

  他转头看了三秒空松的脸,毋庸置疑地坚定中带着一丝期待一丝慌张。

  就是那张对着弟弟们百求必应对自己要求颇多的嘴,亲了自己,说了喜欢你。

  他感觉自己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排。

  END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