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manier

【忘羡】孤雏

« 现pa 双杰友情向 双向暗恋流 走狗血路线
« ooc警告
« 羡羡带着澄澄混黑道 有空可能会写一下忘羡在一起后的小段子

———————————————

  和一般的小说剧情开头一样,女主角逃离了男主角的身边,身无分文的开始了逆袭的道路。

  可惜了,这部小说的主角却只是个不想面对那个人的懦夫罢了。

  魏无羡托着自己的右臂,血从他的指缝间流下,他却似乎感受不到痛似的,面无表情地想着。

  城市热闹的夜景散发着它独有的魅力,即使是街边女孩子们的吆喝声也充满着令人迷醉的味道。

  魏无羡轻抿了一下嘴唇,他用完好的左手解开了自己西装的第一颗纽扣,此时的他也顾不上礼仪仪表了,只想快点回家。

  他绕着步子,对周围向他扎着眼睛的女孩子投以笑容,同样扎着眼睛表达婉拒,然后一步步走向了繁华街市后的隐秘小道。

  魏无羡像是隐入了黑暗中一样,吵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皮鞋声有些沉重的踏在了平坦的地面上,让人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沉静下来。

  渐渐走到了尽头,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扇不起眼的木门,门把手似乎也摇摇欲坠,一块残破不堪的木板斜着挂在了门上,由于时间太过久远也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字了。

  魏无羡把手指有意无意的贴在了把手的中心上,然后才扭动了把手推开了门。

  门后是通向地下的楼梯,楼梯走完又出现了一扇门,魏无羡似乎轻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疲倦了下来,轻轻的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屋内却是和外表完全不一样的风雅。虽不是太过于富丽堂皇,宛如普通居家房一般的环境散发着安心的味道,魏无羡走向了厅堂的沙发旁,一头栽进了柔软的沙发里。懒得去管那被压到而疼爆了的胳膊,闭着眼睛紧抿着嘴唇。

  “喂,刚刚不是还说今晚底下人有点事情所以不回来了吗??”突然间,内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体恤衫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皱着眉头有点嫌弃地看着瘫在沙发上的魏无羡。

  魏无羡把自己的脸转了过来,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刚被压出来的血痕,“我这不是想师弟你了吗,想赶紧回来看看你啊。”

   “……”
 
  江澄搓了一把胳膊上被魏无羡恶心出来的鸡皮疙瘩,没好气的走到他身边,轻踢了一下沙发脚,看向他那垂下来的手臂。

   “你这手没废吧。”

   “皮肉伤。”魏无羡笑嘻嘻地说着,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熟轻熟路地打开了茶几下方的柜子,拿出了绷带和酒精。
 
  江澄看着他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却还是弯着眉眼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了些火气,他翻了个白眼说道,“你可好收敛一些了,再这么高调的话,没人给你收尸。”
 
  “你都给我收了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魏无羡极力忽视着从手臂处传来的疼痛,他仍是记得当时冰冷的匕首刺向他,他用手臂抵挡,刀尖划开皮肉时他心里所想。

  那仿佛冷淡到不带一丝感情的琉璃色眼眸就像是汪洋大海一般吞噬了他所有的情绪。心头尖上的肉似乎闷疼的喘不过气来,比手臂上的疼痛更让他无法忽视。

  当年一时的放肆也终究无果。那时候的两人喘着气十指相扣着,魏无羡面色潮红地看着在他身上的人,心中的爱意仿佛要溢出来似的,他情动地勾起嘴角,眉眼弯起,“谢谢你,蓝……”

  那人似乎呆愣了一会,突然间松开了十指相扣着的手指,他的眼眸仿佛清醒了过来,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魏无羡从那宛如明月一般的眼眸中看到了倒影,他一瞬间慌张了起来,弥漫着的暧昧随即消散,他觉得此时自己的脸一定红的要命。

  “我,我没事的,你既然清醒过来了那就好…”魏无羡有一种自己内心被剖析开来放在心上人面前的尴尬和不自在,“那我先走了。”

  那人的眼帘微垂了下来,紧紧珉着的唇角僵硬着。魏无羡以为眼前人在生气,更是慌张。

  却不知这一面后的再见竟然是江家家破人亡那时。

  温家强势攻破江家,打下了莲花坞,江家老爷和夫人不幸在逃亡中遭遇车祸,车毁人亡。一时之间整片豪门世家都在纷纷惋惜着,痛骂温狗成为了当时一度的茶余饭后的闲谈。

  “魏婴,和我回姑苏吧。”那人的眼眸依旧明亮地宛如群星,只是在此时,这一向冷漠的眼神中仿佛带着一丝悲痛和不舍。

  魏无羡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一直温柔中带着笑意的眼睛也失去了光彩,漠然地看着别处。

   “魏婴…”

  “蓝湛。别说了。”

  等到魏无羡和江澄离开了那曾经他们一起长大的地方,温家也慢慢的被迫低调了起来,终是在之后的几年中被各家围剿成功。

  那曾经被魏无羡放在心尖上的暗恋被他好好的保护了起来,他经常在江澄面前笑着装作不在意的提起如今的蓝家,随口扯皮着说蓝家不知道是不是还这么古板。

  却不知道,每当他受伤时,那被他藏的好好的人儿又会冒出来,如星般的琉璃色浮现出他的样子。

  终究是避不开心头的旧红尘。

  魏无羡咬住绷带的另一端,胡思乱想着。

 

  END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