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manier

【色松】奶香(往死里撒糖)

※食用注意
※カラ一, カラ一, カラ一,重说三
※谈谈恋爱拉拉小手亲亲小嘴,要是再有瓶那啥药就更好了
※小学生文笔,ooc,不开车(应该?)
※不喜勿入

----↓----

“空松哥哥,不要……呜呜……”
 

  空松有些崩溃的把头抵在了墙上,想到兄弟之前离去时的误会,感觉自己全身都没有了力气。
 

  脑子里一直浮选出一松之前说的这句话。
 

  空松有一下没一下地拿头轻敲着墙壁,身上的完美时装被一松穿过后似乎总有一股幼猫才有的牛奶味,这让他不禁有些面红耳赤。
 

  这股味道在鼻尖环绕,似乎一松就在自己的不远处,空松有些痛苦的揉了揉脑袋,自从上次闹出那么大的乌龙以后,脑子里就一直充斥着那副一松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画面,而今天似乎这种想法更加地猖獗。
 

  他背靠着墙,抬头看向天花板,就在他想要把这奇怪的思想从脑子里驱逐出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人。
 

  从背后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个人的感觉真的不怎么样,空松有些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才看清是一松。
 

  一松抱着猫,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猫咪头顶上的毛,眼睛半垂着,似乎毫不关心自己面前的人。
 
 
  空松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慌张,不仅是因为一松平时的欺负,更是有着内心想法将要被暴露出来的害怕。
 
 
  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想去打个招呼却因为两人之前发生的事而说不出来,嘴角扯出的笑容在一松眼里却有着远离的意味,一松垂了垂眼睛,没去搭理空松。
 
 
  真人从自己的脑海里来到了身边,这样的落差让空松不仅咽了咽口水,他感觉那仅是存在于自己幻想中的奶香愈演愈烈,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让人意乱情迷地味道。
 
 
  一松绕过了空松,坐在了角落里,把猫咪放在了自己脚上后,便用手环抱着腿,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
 
 
  他的眼睛一直都看向前方没去注意空松,直到很久之后他才皱着眉头看着挡住自己视线很久的腿,不耐地“啧”了一声。
 
 
  “臭松,你还想在那里站多久,让开…”
 

  空松垂在身侧的手不禁握成了拳头,他看着一松,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燥热了起来,这股陌生的感觉让他感到害怕,在内心不由自主地抗拒起来。
 
 
  眼前的腿还是没有移开的迹象,一松扯下了自己的口罩,“喂!叫你让开你没听…”
 
 
  声音在看到空松脸上两片异常的绯红时颊时收住了,他下半句话似乎卡在了嗓子缝里根本说不出来,只能撇了撇嘴角,犹豫了好久才说,“你是不是发烧了,真麻烦……”
 
 
  空松站立住的身体有些颤抖,燥热从脚尖蔓延到内心深处,他控制不住地上前走了两步,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一松的身体。

  一松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意识已经不清醒的人,伸出了脚抵在了空松慢慢蹭过来的身体上,咬着牙表情恶狠狠地说,“喂!别凑过来啊你这个混蛋!”
 

  空松的眼神越发迷茫,面前的一松那凶恶的表情在他眼里都变得有些虚幻,他伸出手摸了摸一松的脸庞,温热的皮肤像是风中最好的催化剂让他内心开始躁动起来。
 
 
  “一松……我…我喜欢你……”

   张开嘴说话的同时一股热气吹到了一松的脸上,这句话像是石子打在了平静的湖面上,在他的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
  

  一松的眼睛少见地瞪大,内心被压抑许久的爱恋此时正像团火一样燃烧起来,他的声音都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臭松你说什么…?”
 

  回应他的是一个温柔而又急切的吻, 一条温热的东西撬开一松的齿关在他嘴里不停的辗转反侧,炙热并带着情欲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似乎是时间给他们的最好的礼物,空气也在这一刻凝结,一松瞪大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暗恋兄弟许久,只能在心里唾弃自己,一边欺负他一边又贪恋他给予的温柔,最后却获得了回应,这是有多无法相信,多令人沉溺的幸福。
 

  一松的舌头慢慢地开始回应了起来,双手颤抖着勾住了空松的脖子,闭上眼睛的同时也在内心默默地说着,我也爱你。
 

  ------
 

  事后的第三天,当椴松有些奇怪地问起之前放在桌上的那瓶粉红色的液体的时候,空松的身体开始僵硬了,他开始想起那天似乎是因为喝了这瓶饮料后自己才开始浑身燥热,以至于后来表白了并和一松发生了那样的关系。
 

  一松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拿着狗尾巴草逗弄猫咪的手顿住了。
 

  椴松有些可惜地说,“啊啊,丢了呢,这还是我恳求大裤衩博士好久他才给我的chun药呢,就这么丢了好可惜。”
 

  某两个人的脸都开始红了起来。

END

PO:之前两人就互相喜欢,只不过有了某药的助攻才……[嘿嘿嘿],虽说有那啥药,但我估计这是我所有松同人里最小清新的一个了[望天]
啊ichi右真好吃,kara左真好吃[嗝--]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