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manier

【明唐】波斯猫和人鱼

一个小段子> <
没了





白色的猫尾带有一丝调情意味地缠上唐任的鱼尾,光亮的鱼鳞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如同海水一般的颜色,唐任撇过了头,黑色的发丝被浸湿而黏在了脸颊上,他的眼眶微红,小声地喘着气,人鱼特有的小尖牙轻轻地抵在了被亲肿了的嘴唇上,蔚蓝色的鱼尾有气无力地拍打着沙滩,像是诉说着他的无助。
陆允看着这样的唐任,身下那处早就硬的不像话了,他弯了弯那西域独特的猫眼,心里已经上演了无数日鱼大戏。

就在陆允琢磨着该怎么把这鱼下肚的时候,一阵冷冽的风从脸庞吹过,陆允习惯性地向后一躲才勉强躲过了唐任发狠抓来的鱼爪子。

人鱼的指甲比人类或是猫族的都要长一些,平时略尖的指甲一直是人鱼们捕食的武器。只是陆允没想到,这么一只杀鱼如麻的手竟然会被唐任用在自己身上。

“小可怜,你是在反抗我吗。”陆允抓住了唐任的手按在了两边,他默默地低下头贴近了自己与人鱼的距离,最后几乎是两猫鱼鼻尖对鼻尖的时候才停下来说道。

陆允在唐任嫌恶地目光中轻轻地咬了咬他的鼻尖。

人鱼只能在水中才能发出声音,此时被迫躺在沙滩上的唐任紧紧地抿着嘴唇,掘强地扭过了头,微动的瞳孔透出了他的紧张。

陆允喜欢极了唐任无可奈何只能任由他摆布的样子,初见时这鱼凶狠的模样和那桀骜自大的神情像是一只小猫爪子在他的心上挠啊挠,那时他睡觉都能梦到唐任被他压在身下,骄傲的表情被他撕裂得彻底,如今这梦仿佛成为了现实,更是让喵情不由己。

陆允用自己鼓囊囊地下身撞了撞人鱼的腰肢,唐任涨红了脸,鱼尾拍动地更加剧烈,双手被陆允用发带绑在了头顶,这未知的感觉让从未离开过大海的人鱼心生慌张。

明教看着这副样子的唐任,忍不住笑了笑,他低下头在人鱼的脖颈处轻轻咬了一口,看着唐任皱着眉头瑟缩了一下,笑意更是浓烈。

【完

【忘羡】孤雏

« 现pa 双杰友情向 双向暗恋流 走狗血路线
« ooc警告
« 羡羡带着澄澄混黑道 有空可能会写一下忘羡在一起后的小段子

———————————————

  和一般的小说剧情开头一样,女主角逃离了男主角的身边,身无分文的开始了逆袭的道路。

  可惜了,这部小说的主角却只是个不想面对那个人的懦夫罢了。

  魏无羡托着自己的右臂,血从他的指缝间流下,他却似乎感受不到痛似的,面无表情地想着。

  城市热闹的夜景散发着它独有的魅力,即使是街边女孩子们的吆喝声也充满着令人迷醉的味道。

  魏无羡轻抿了一下嘴唇,他用完好的左手解开了自己西装的第一颗纽扣,此时的他也顾不上礼仪仪表了,只想快点回家。

  他绕着步子,对周围向他扎着眼睛的女孩子投以笑容,同样扎着眼睛表达婉拒,然后一步步走向了繁华街市后的隐秘小道。

  魏无羡像是隐入了黑暗中一样,吵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皮鞋声有些沉重的踏在了平坦的地面上,让人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沉静下来。

  渐渐走到了尽头,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扇不起眼的木门,门把手似乎也摇摇欲坠,一块残破不堪的木板斜着挂在了门上,由于时间太过久远也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字了。

  魏无羡把手指有意无意的贴在了把手的中心上,然后才扭动了把手推开了门。

  门后是通向地下的楼梯,楼梯走完又出现了一扇门,魏无羡似乎轻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疲倦了下来,轻轻的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屋内却是和外表完全不一样的风雅。虽不是太过于富丽堂皇,宛如普通居家房一般的环境散发着安心的味道,魏无羡走向了厅堂的沙发旁,一头栽进了柔软的沙发里。懒得去管那被压到而疼爆了的胳膊,闭着眼睛紧抿着嘴唇。

  “喂,刚刚不是还说今晚底下人有点事情所以不回来了吗??”突然间,内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体恤衫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皱着眉头有点嫌弃地看着瘫在沙发上的魏无羡。

  魏无羡把自己的脸转了过来,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刚被压出来的血痕,“我这不是想师弟你了吗,想赶紧回来看看你啊。”

   “……”
 
  江澄搓了一把胳膊上被魏无羡恶心出来的鸡皮疙瘩,没好气的走到他身边,轻踢了一下沙发脚,看向他那垂下来的手臂。

   “你这手没废吧。”

   “皮肉伤。”魏无羡笑嘻嘻地说着,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熟轻熟路地打开了茶几下方的柜子,拿出了绷带和酒精。
 
  江澄看着他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却还是弯着眉眼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了些火气,他翻了个白眼说道,“你可好收敛一些了,再这么高调的话,没人给你收尸。”
 
  “你都给我收了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魏无羡极力忽视着从手臂处传来的疼痛,他仍是记得当时冰冷的匕首刺向他,他用手臂抵挡,刀尖划开皮肉时他心里所想。

  那仿佛冷淡到不带一丝感情的琉璃色眼眸就像是汪洋大海一般吞噬了他所有的情绪。心头尖上的肉似乎闷疼的喘不过气来,比手臂上的疼痛更让他无法忽视。

  当年一时的放肆也终究无果。那时候的两人喘着气十指相扣着,魏无羡面色潮红地看着在他身上的人,心中的爱意仿佛要溢出来似的,他情动地勾起嘴角,眉眼弯起,“谢谢你,蓝……”

  那人似乎呆愣了一会,突然间松开了十指相扣着的手指,他的眼眸仿佛清醒了过来,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魏无羡从那宛如明月一般的眼眸中看到了倒影,他一瞬间慌张了起来,弥漫着的暧昧随即消散,他觉得此时自己的脸一定红的要命。

  “我,我没事的,你既然清醒过来了那就好…”魏无羡有一种自己内心被剖析开来放在心上人面前的尴尬和不自在,“那我先走了。”

  那人的眼帘微垂了下来,紧紧珉着的唇角僵硬着。魏无羡以为眼前人在生气,更是慌张。

  却不知这一面后的再见竟然是江家家破人亡那时。

  温家强势攻破江家,打下了莲花坞,江家老爷和夫人不幸在逃亡中遭遇车祸,车毁人亡。一时之间整片豪门世家都在纷纷惋惜着,痛骂温狗成为了当时一度的茶余饭后的闲谈。

  “魏婴,和我回姑苏吧。”那人的眼眸依旧明亮地宛如群星,只是在此时,这一向冷漠的眼神中仿佛带着一丝悲痛和不舍。

  魏无羡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一直温柔中带着笑意的眼睛也失去了光彩,漠然地看着别处。

   “魏婴…”

  “蓝湛。别说了。”

  等到魏无羡和江澄离开了那曾经他们一起长大的地方,温家也慢慢的被迫低调了起来,终是在之后的几年中被各家围剿成功。

  那曾经被魏无羡放在心尖上的暗恋被他好好的保护了起来,他经常在江澄面前笑着装作不在意的提起如今的蓝家,随口扯皮着说蓝家不知道是不是还这么古板。

  却不知道,每当他受伤时,那被他藏的好好的人儿又会冒出来,如星般的琉璃色浮现出他的样子。

  终究是避不开心头的旧红尘。

  魏无羡咬住绷带的另一端,胡思乱想着。

 

  END
  

 

【长兄】一条搓澡巾的阴谋(Karaoso一发完)

*放飞自我的浴室暴力血腥play(大雾)好吧是清水的
*不会取标题
*纯情的二哥突然霸道一回
*满嘴骚话的大哥突然纯情一回
*没文笔,没逻辑,看个热闹就行






  松野家的大哥和二哥在一起了,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消息,让人瞠目结舌,据一位名叫托蒂(化名)的热心网友表示,这两人曾一度亲热到浴室都发出阵阵声响。

  就在前一天的晚上,临近饭点时挨家挨户传来的饭菜味传遍了每一个路过这片地方的人。

  小松和空松身穿着宽大的浴衣,手里抱着一个大面盆,而空松正歪过头看向小松的面盆,似乎在清点什么东西。

  “靠谱吗这个,确定还能用?”空松压低嗓音,皱着眉说道。

  “当然,这可是你哥哥我好不容易搞来的,要不是正巧碰见你,我就准备一个人用了。”

  空松闻言有些无奈的收了收抱着面盆的手,细风一丝丝地钻进浴衣的领子里,让他不禁有些微微发抖。

  “走快点吧小松,可别感冒了。”蓝色浴衣上印着的大头贴正笑的灿烂,着实与他现在的表情产生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也是天空不作美,两人似乎都感受到了头顶上传来的一滴冰冷的凉意。

  好了,这下完了,不禁小松怀里那好说好歹用尽甜言蜜语买来的叉烧包要遭殃,他们俩刚洗好的头发也得遭殃。

  空松难得没有吐出他那让人肋骨痛的经典语句,他把自己那个只装着一件衣服的面盆扣在了小松头上,手里改抱着自己的衣服。

  这可不,好不容易一路小跑回家,除了那被小松紧紧护着的叉烧包没啥太大事以外,两人都一身湿,特别是什么护体都没有的二哥,更是一步一个水脚印。

  空松拨了拨自己被濡湿而紧贴在额上的刘海,“我回来啦。”

  而受到弟弟们的无视后只能悻悻地进了浴室。

  没怎么用过家里的浴室,连洗头膏都找了许久才在一个看上去像是一堵墙的橱壁里找到。

  刚脱下衣服,门突然被拉开,空松一看差点吓得手上的洗发膏掉在了地上。

  他的大哥,正一脸正直地哼着曲儿,一只手拿着白色的毛巾挡着自己的下面,另一只手推开了门。

  最要命的是,小松看到空松后还是一脸无辜地走了进来,然后大大咧咧地把护着下体的毛巾随手一扔,便准备走到浴缸里。

  空松坐在浴缸里,明明是泡在微烫的洗澡水里,他却觉得自己浑身都凉透了。

  “小松你等一下再洗不行么。”空松咽了咽口水,低着头说道,“我……”

  “全身湿成这样,再让我等着真是难受死了,反正都是兄弟又不是没一起洗过,害羞啥呀。”小松笑着踢开了拖鞋,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待在热水里。

  空松似乎一下子噤了声。

  那也是六个人一起洗啊!哪像现在只有我两!

  不知道是不是热水的雾气,空松的脸在朦胧中带着一丝不明的潮红。

  浴缸再怎么大,两个大男人在里面总是有些拥挤的,空松觉得紧挨着自己大腿的热度似乎不像是水这般没有实体感的东西,偏过头一看,才发现是一条同样白花花的大腿,只不过这条大腿的主人正是他心心念念地大哥而已。

  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空松抿着嘴,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把视线移到了别处。

  小松把头靠在浴缸后顶着的墙壁上,闭上眼睛泡了没一会,便突然睁开,看向了花洒旁边架子上的搓澡巾。

  “哎呦难怪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搓背搓背~果然泡澡还是少不了搓背。”

  小松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毫无遮掩的下身暴露在坐在对面的空松的眼前,空松觉得自己鼻腔一热,好久没有缓过神来。

  “小……松……你干什么!”

  这世界的所有误会来的都是那么奇妙,奇妙到让空松有些见怪不怪,奇妙到让小松怀疑自己是不是遭到了上次那件事的报应。

  对的,小松先生脚一滑倒在了空松先生的身上,两人的嘴唇相聚分毫,气温似乎在这一瞬间剧升,空气中的暧昧因子也在滋滋作响地散发出让人沉迷的味道。

  小松瞪大了眼睛,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开了,带了点意外地熟悉。

  “…你没事吧空松,怎么流鼻血了,撞到了的话抱歉哈。”他赶紧偏过头不去看空松的脸和那炽热的眼神,想要站起身去拿毛巾。

  突然,一只手拉住了小松,强硬地回拉,小松便再次回到了刚刚那个让人耳鸣目眩地位置。

  那原本分差毫米的嘴唇突然接触在了一起,黏腻的汗水交织着,从两人额上落下,小松瞳孔微缩,眸中倒影出空松那顶着半边血的脸。

  鼻尖相抵,小松感受到了空松那有些紊乱的呼吸,灼热地扑打在自己的脸颊上,他似乎还闻到了一丝血味。

  他把手压在空松的肩上,暗暗用力,带着一丝警告。

  最后两个人分开时,小松的脸上也被摩到了几道血印子。

  他低喘这气,“什么意思?思春?”

  空松似乎有些迷茫,眼神并不是很清明,过了足足十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露出了一副慌张的表情。

  “我……我没忍住……不是我的意思是……”

  小松用手背把脸上的血印擦掉了,他咽了咽口水,刚想站出去就听见空松说。

  “小松我喜欢你。”

  他转头看了三秒空松的脸,毋庸置疑地坚定中带着一丝期待一丝慌张。

  就是那张对着弟弟们百求必应对自己要求颇多的嘴,亲了自己,说了喜欢你。

  他感觉自己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排。

  END

 

 
 

【零晃】罪赦① (监狱梗)

※食用注意
※没有文笔,可能有bug啊ooc(跪
※嗨呀这个梗我脑补好久好久了,零是监狱里专门给犯人作心理疏通的心理医生,狗狗被陷害而进了监狱,起初因为背叛而不愿相信监狱里的人的狗狗,时间长了对能听他说话的零产生了依赖
※我真的不确定会不会有下一章,真的不确定

 
  冰冷的触感让人不由得颤栗起来,强行想让自己放松下来却不幸适得其反而生出的鸡皮疙瘩正密密麻麻得泛滥着,这让大神晃牙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手铐传来的冰冷似乎正在提醒着他此时的处境,被人押送着走路的感觉很不好受,他有些踉跄地跟着身边紧押着他的人。

 
  照道理说,帮那些人销毁证据后他就该拿着那笔钱远走高飞,而那时正推着行李箱在机场等候着的他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然会如此不顾情分。

 
  包围着他的人都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手上的枪正明晃晃地显示着他们的身份,晃牙愣了一下后露出了像狼一样凶狠的眼神。

 
  之后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的顺其自然,一个人终究是抵不过一群拿着枪的,放倒了一个人之后他感觉到了那抵在他腰间的,冰冷的枪口。

 
  晃牙眼神恍惚了一下,然后被一边的人继续拽着往前走。

 
  判决也是没有一点意外的举行了,在判决台上他没怎么仔细听法官说的那关于他的一系列罪名,他转过头,看向那只有区区几人的听众席,有些思绪万千的想。

 
  如果,如果能有人来带他走,即使他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但也能有这么一个愿意为他豁出去试一把的人,该有多好啊。

 
  也不知道那几个人把他的情报出卖后逃到哪里去了……

 
  晃牙在被带着去了审讯室后还是想着脑中仅有的那么几件重要的事,直到一声有些低沉却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这次来的孩子就是他吗?♪”

 
  对声音敏感的他本能地回过头,却被一边盯梢的人狠狠按住了,他咬牙低着头,头上紧紧按住他的手力气大到离谱,“不准乱动,给我安静坐着。”

 
  晃牙有些不甘心地在喉咙处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但他也知道人处屋檐下的道理,也不敢太过于惹怒那些人,只能不爽的任他压着头。

 
  直到那个声音好听的人坐在了他面前,一旁的警卫才松开手。

 
  晃牙入眼的是一头卷而随意披在肩上的黑发,他慢慢抬起头,对上那一双如血色般勾人心魂的红瞳。

 
  大神晃牙第一次对着一个人发起了呆。

 
  TBC

我在想每一段空几行才能显得一章很长呢……(自我催眠)

 
 

 

【零晃♪】不会取名的小段子


※食用注意
※毕业后,吵架后,四年后
※简短,可能有bug,好久没写文了手痒,有可能有下文有可能没有(土下座)

 

  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不怎么记得了,学生时代的疯狂似乎也石沉大海,留下的只有疯狂之后那斑驳萧瑟的茫然。
 
 
  娱乐圈本身也就是个大染缸,从学校毕业后组合也解散了,就像是那个人说的一样。
 
 
  一时兴起。
 
 
  那段青春迟早要过去的,这件事他比谁都明白,但他的心却还是一次一次得提醒着他。
 

  留恋,嘴上耍的帅最后还是让他付出了代价。
 
 
  大神晃牙在一次演唱会结束后回到公寓,看着较大的屋子里那凉冰冰的家具,刚刚唱歌时的激情褪去,留下的只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寂寞。
 
 
  他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打开了冰箱门,一罐红色饮料突然让他的眼神迷茫了一下。
 

  直到他拿起来才一时语塞,只是一罐普通的可乐罢了。
 

  曾有段时间,他的冰箱里放满了红色罐的饮料,虽然那个饮料的味道他一直都没喝惯过。
 
 
  四年之间所有事情都好像变了样,当初通红着眼吼出的【再也不想见到你】也似乎渐渐成为了现实。
 

  从那个人搬出去之后,只剩他一人还在做着偶像,似乎在舞台上那嘶吼着的电子声能让他找回一点那时的青春。
 
 
  那时笑着哭着,一起流过汗水的青春。

   tbc


  想写亲来亲去抱来抱去拉拉小手谈谈恋爱的文呀 ^q^


【长兄】愉悦的一家六口4(年龄差)

※食用注意
※然而并没有什么要注意的
※karaoso





  
  今天晚上有小雨,外边天气还有降温的趋势,空松找了两件小棉被把四个孩子两两包住。

  小松则直接把被包成一团的轻松一松放在了大面盆里,抱着走了出去。

  这时候外面还飘着丝丝小雨,所以晚上的澡堂并没有很多人,甚至可以说是只有松野一家。

  空松小心的抱着十四松和椴松,把他们放在了澡盆里,然后拿出自己带的肥皂,开始搓揉毛巾。

  小松则看着另外两只,有点不知道怎么下手,他想了一会后把一松和轻松也放在了空松面前,然后拿起搓澡巾坐在了空松的后面。

  当空松再次抬起头时他看到了一脸茫然的四个孩子,正当他皱着眉头转过身想训斥一下那个不负责任的长男后,他却看到那个混蛋正向他笑着,带有一丝讨好的意味。

  “我不是很会照顾小孩子啦……就拜托你了哦次男大人~”

  小松觉得自己恍惚间好像看到了空松满脸通红转过头的画面。

  洗完之后,小松抱起一松和椴松,准备去泡澡,可是这两个孩子似乎不是很愿意下水,小肉脚刚刚触碰到热水就被吓的赶紧回抱住了小松。

  小松有些嫌弃地看着两个被吓的眼泪汪汪的弟弟,却还是耐心地抱住他们,粗糙地安慰着。

  一旁的空松却带着十四松和轻松已经泡了起来,轻松安安静静地趴在空松的背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已经睡着了。

  而十四松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嘴大张着玩的不亦乐乎。

  转过头看着自己怀里的两只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只能先把孩子放在了泡澡堂的边沿上,让他们把脚浸泡在浴池里,自己先玩着。

  被放在边沿上的一松和椴松一开始还有点怕,但是过了一会便自己晃着脚丫子玩起水来了。

  小松赶紧抱住这两个,开始慢慢的下水。

  四个弟弟在水里玩了起来,小松和空松就坐在一边看着这个画面,空气似乎突然升温,小松不由自主地喃喃道。

  “其实这种生活也挺好的……”

  空松回过头笑了笑,两个人瞬间四目相对,沉默了好久后,小松突然凑上前去亲了一下空松的嘴唇,那仅仅接触了0.1秒的嘴唇让空松的目光呆愣了一下。

  小松的鼻尖有点不自主地红了,他摸了摸鼻子,“那个……虽然是情人但我们也是兄弟哦,有时候也向哥哥我撒撒娇啦……”

  四个孩子停止了打闹,歪着头看着那两个脸都通红的哥哥。

  水下有两只手,紧紧地握着。

  

  END
 
 

  托了一个月的完结(尔康的笑容)


【长兄】愉悦的一家六口3(年龄差)

※食用注意
※ooc了的karaoso
※能看到第三章真的超级感谢!!(鞠躬)下一章完结(我尽量少写点多余的剧情)


  
  强制推开他,手肘抵在空松的下巴处,勾起嘴角笑着说道,“弟弟们都还在这里哦?”

  空松的眼神暗了暗,他松开抱着小松的手,旁边的四个孩子眼巴巴地望着他们,让他有些想笑。

  小松走到他们的旁边然后盘腿坐下,抱起轻松放在腿上,两只手握着他的小手做着动作,“轻松你为什么不笑呢,你看十四松看着你笑得多开心啊。”

  然后在心里感叹着小孩子那软软的好似一捏就碎的手。

  轻松在他怀里挣了两下,发现挣不开之后把嘴里的奶嘴吐了出来,然后咿呀地对空松喊着。

  空松憋着笑把轻松抱了起来。

  而天真的四个小娃娃都没有料到他们的晚间生活是有多么的凄惨。

-----

  “六个月大的小孩,吃得了米饭吗……?”

  “牙好像还没长齐……”

  小松捏着一松被抬高的下吧,看着他的牙齿,粉红的牙肉上还没有长出牙齿来。

  他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就买尿布的同时把奶粉也给买了。”

  “那怎么办,牛奶吗,还是粥?”空松皱了皱眉头。

  小松似乎下定了决心,“这么小应该喝不了牛奶,只能我去煮粥了。”

  四个弟弟永远都忘不了那碗颜色如同煤炭一般的粥,这就导致了未来长大后的他们对粥这种食物的一再反感和看着次男一脸菜色却还是笑着咬牙喝下长男做的煤炭粥的鄙夷。

  TBC

 

  po:下章完结,讲述两个少年四个婴儿的奇妙泡澡之旅【bu】

 

【长兄】愉悦的一家六口2(年龄差)

※食用注意,毫无文笔可言
※这次是真的karaoso了!(兴奋)
※这篇估计还有一章或两章完结☆毕竟中短文



  
  小松蹲了下来,低头看着坐在地板上,手里拿着奶嘴,抬起小脸呆呆地凝视着自己的老六椴松,有些好玩地伸出罪恶的手,在椴松那白嫩嫩的脸蛋上狠摸了一把。

 
 
  摸完之后似乎还意犹未尽的想再去抓两把。

 
 
  椴松被突如其来的大手给直接吓得呆住了,直到小松第二次想要摸的时候他才顶着半边微红的脸嚎啕大哭起来。

 
  空松这边还没安抚好,另一边又出问题了。

 
  他一边皱着眉头看向小松一边还不忘轻轻拍着一松的背。
 

 
  “……你在搞什么啊,怎么把小椴给弄哭了?”

 
  小松撇了撇嘴,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想去抱椴松,婴儿身上特殊的奶香味让他的手有些发抖,那软绵绵的触感更是让他小心翼翼。

 
  只不是椴松似乎记住了这个让他小脸遭罪的人,嘴一张好像又要哭起来。

 
  空松立马从小松怀里接过椴松,他一手抱着一只,却好像一点也不吃力的样子。

 
  小松把手重新插回卫衣口袋的同时嘴里还不满地嘟囔着次男的迷之怪力。

 
  而一直在旁边的两只是最乖的,要是十四松不要总是笑着拉着轻松的手剧烈地上下晃动就好了,小松看着轻松那微微发青的脸色心里吐槽道。

 
  空松安抚好了一松和椴松后把他们轻轻地放在了地上,各塞个奶嘴后终于呼出一口气,重新挽了挽袖子。

 
  小松看着总算能安静下来的房间,笑了笑,不经意地说,“空松你还别说,你真像妈妈啊,万一以后这四个小东西都把你当妈了该咋办。”说完后想象了那个场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空松挽袖子的手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笑,转头看向靠着墙壁的小松,慢慢走了过去。

 
  他的手轻轻抱住小松,把脸埋在了他的肩膀窝里,就这么僵持了一分钟后小松都快忍不住推开他了,自己才感觉到脖颈这里传来一阵刺痛。

   “嘶”拉开了空松,手扶上了脖颈,那里清晰的痛感让他忍不住皱眉,“你属狗的啊,怎么总是乱咬人。”

 
  “怎麽会呢,大哥,我只是在提醒你,要是没有把自己应该做好的工作完成的话,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小松抽了抽嘴角,想要把面前人打死的情感越来越浓烈。

  TBC

  PO:完了我觉得我写的每只kara都有点病【手足无措】



【长兄】愉悦的一家六口(年龄差)

※食用注意
※虽然这篇没有很明确的攻受表示,但是我是绝对的karaoso
※双胞胎长兄活了17年之后,立显年轻的松野夫妇又生了四胞胎,然后旅游去了(我知道很扯)
※大概就是养养孩子谈谈恋爱的日常吧,毫无文笔可言,ooc预警,虽然我觉得这梗写的人挺多?
※文名我实在是不会啊啊……不保证更完结





  
  这是小松第一次来到卖母婴用品的店里,他心情复杂地看着那一大包一大包摆在专柜上的纸尿裤,有些说不出话来。
 

  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拿出手机拨通了次男的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的电话让他心里越来越不爽。
 

  “空松?纸尿裤买什么啊!牌子那么多我分不清啊。”
 

  小声的向对方询问着,皱着眉头有些心急,看着不远处已经开始起疑的服务小姐,小松觉得自己平时油嘴滑舌的能力如今完全排不上用处。
 

  电话那头随机爆发出的一声哭喊让他抽了抽嘴角。
 

  “……喂,小松,我这里也忙不开。”次男的低音炮在这里显得有些慌乱,时不时还传来他轻声安慰的声音。
 

  小松有些泄气的放下了手,一旁的小姐终于忍不住上前询问。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小松脸上的烦躁瞬间清空,换上了自己招牌的笑容,放在背后的手默默的按下了挂断键,笑得一脸真诚。
 

  “没事,这位小姐,我只是在和我家的智障次男交流一下养孩子的经验。”

  _____

  最终还是被小姐忽悠着买了好几大包,明明正值花季年龄的自己却要开始做一个奶爸,这让他有些奔溃。
 

  回到家,在玄关处随意的扔下几大包纸尿裤,小松便犹豫着走进了房间。

  四个婴儿和一个少年并躺在地上,这画面不说唯美,但还是挺养眼的,特别是肉嘟嘟的孩子一蹭一蹭地趴在少年的肚子上,嘴里哈咿呀学语,这让他意外地撇了撇嘴角没说什么。

  躺在地上的少年看到小松回来了,赶紧坐起了身,平时绝对一丝不苟的发型现在有些杂乱,空松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看向了小松。
 

  只是他一下子坐起来,身上的小孩却不慎掉了下来,咕噜咕噜地滚到了地上。

  他一下子被摔的有些怔愣,过了好几秒才张开了嘴哇的一声哭出来,让空松有些措手不急。
 

  “啊啊一松不哭不哭。”空松赶紧抱起孩子,轻轻拍着他的背,一松的眼睛红红地瞪着空松,小嘴翘的老高,虽说哭的很大声但却没流什么眼泪,好像只是单纯地想要把委屈发泄出来一般。
 

  小松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他以前怎么就没觉得这家伙那么招小孩子喜欢啊。

  TBC



【原创】随手写的病娇段子

※我好缺脑洞。。。随便写了点病娇致郁解解馋
 

 

  手腕上清晰可见的红痕,因为充血过度而泛起了紫色,衬托着白皙的皮肤显得极度可怖。
 
 
  大脑昏昏沉沉,记忆如同破碎的玻璃片一般在心脏上来回蠕割,跌宕起伏,就像身处在一片虚无,平静却痛苦。
 
 
  空洞的眼神再也没有了自己的思维,像是黑洞一般深邃的令人毛骨悚然,青白的嘴唇颤抖着,支离破碎的字句沙哑而又绝望,断断续续的在诉说着可歌可泣的故事。
 
 
  手脚不受控制的想要逃离此处,恐惧从心底蔓延开来,四周惨白的墙壁上似乎有殷红的血迹要溢出,妖艳凄惨。
 
 
  绝望的情绪随着那逐渐加深的脚步声愈演愈烈,崩溃的神情似乎已经到了自杀的边缘,门被打开的声音让心脏如同被撕裂一般痛苦。
 

  “宝贝。”
 
 

  听,多么残忍的声音……
 
 
 

  END